草莓视频在线观看深夜释放你的

张元还在360度无死角地吹彩虹屁,然而裴谦喝着咖啡,一句话也没听进去。

他很费解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??

带着唐亦姝到仓库那边,效果算得上是立竿见影,该出故障的电脑都出故障了,也确实拖慢了组装的进度。

但是……内存厂起火这个事情是什么情况?

这光环效果总不能影响到国外吧?

裴谦百思不得其解。

严格来说,发生的这些事情确实都不算什么好事,但也确实给裴总带来了很大的麻烦……

看起来,大杀器也得慎用啊。

一个没搞好,就误伤了自己!

反正现在伤害已经造成了,关键是接下来,这钱怎么花。

继续囤货?恐怕不太行。

现在,rof装机的知名度已经很高了,经过元旦的这波“不涨价促销”,它的知名度和品牌认可度只会变得更高。

生如夏花般绚烂的精致少女

之前的例子已经证明,现在很多顾客已经接受了rof有一定的品牌溢价。

也就是说,即使是一直维持原本的定价,rof整机的销量也绝对不会骤降,而且因为原本就保留着一定的利润空间,所以赚钱这件事情,几乎是一定的。

再囤货,万一哪天显卡再来一波暴涨,那岂不是要了裴总的命?

看起来,疯狂囤货这种事情也并不靠谱啊!

裴总算是花钱买了个大教训。

要不把这笔钱花到其他产业去?

但是转念一想,就把这个点给否了。

裴谦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坚持一个原则,就是:

谁污染,谁治理;谁赚钱,谁花掉。

他反思了一下,之前就是因为没有坚持这一原则,所以才四处起火,按都按不住。

很多项目本身没问题,亏得好好的,但是跟其他的项目一联动,那就很可能出大问题。

所以,rof挣来的这笔钱,还是应该留给张元,让他自己想办法花出去。

裴谦考虑片刻,说道:“rof装机业务赚的钱,不要上交,你自己想办法花掉。”

张元一愣:“啊?裴总,这一大笔钱不上交吗?这合适吗?”

裴谦表示呵呵:“当然合适,你自己挣来的钱,你自己花掉。”

张元赶忙摆手:“不不不,裴总,这些钱都是在你的英明指导下挣来的。”

裴谦:“……”

你看看这人,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!

裴谦是个宽宏大量的人,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过多地纠结:“你先说说,这笔钱你打算花在哪?”

张元陷入沉思。

他现在掌管的业务,主要就是摸鱼网咖和rof装机,当然,摸鱼外卖作为摸鱼网咖的衍生业务,也间接地由他负责。

与此同时,这些业务都跟逆风物流关系密切。

逆风物流的负责人是吕明亮,深受裴谦的器重。

事实上,逆风物流到现在为止确实一直都是纯亏,靠腾达集团其他业务的输血才能持续运转下去。

这充分证明了裴总对吕明亮一贯以来的信任是正确的。

当然,对裴谦而言,准确地来说这应该不算输血,而应该算是排毒。

如果没有逆风物流的话,裴总说不定早就毒发身亡了。

张元思考片刻,说道:“裴总,我想了一下,rof这个品牌目前在京州已经算是彻底站稳脚跟了,网店呢,也打出了一定的知名度。”

“摸鱼网咖的业务,目前也算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在京州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高端网咖品牌。”

“依我看,我们差不多也该继续扩张了,把摸鱼网咖的模式,给带到其他的城市去!”

裴谦心中默默叹息,果然,还是绕不开这个问题。

之前李总就曾经提出过这个疑问,为什么不到其他城市去开分店,赚更多的钱。

原因很简答,裴总就怕开到其他城市再继续赚钱啊!

但是现在,他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了。

因为已经有点拖不下去了。

摸鱼网咖和rof装机业务既然赚钱了,赚得还不少,为什么不继续扩张了?

这说不通啊。

所以,这分店迟早要开,关键问题是往哪里开、怎么开。

裴谦想了想,问道:“那依你看,摸鱼网咖的分店应该开在哪?”

张元不假思索:“我觉得应该开到大城市去,帝都、魔都或者羊城这种超一线城市!”

“那边年轻人多,人口稠密,而且大家的消费水平高,对这种高端网咖的模式肯定更加认可。”

“到了那边,更容易打开市场。”

“甚至包括摸鱼网咖的配套业务,比如摸鱼外卖,也一样能吃得开。”

裴谦沉默了。

你说的很有道理,所以肯定不能这么干……

他思索片刻,说道:“我的意见恰恰相反。”

“我准备把下一个目标定在林城。”

张元一愣:“林城?”

林城市是汉东省最穷的一个市,知名的贫困县道口县,就在林城市。

去这么穷的地方开摸鱼网咖?

能有多少顾客?

裴谦继续说道:“而且,这次要扩张的不仅仅是摸鱼网咖。”

“所有依附于摸鱼网咖的配套设施,要一起搬过去!”

看着张元困惑的表情,裴谦不由得微微一笑。

对于开摸鱼网咖分店这个事情,他并不迫切。

他更希望能再多开一些逆风驿站。

但是,逆风驿站基本上已经遍布京州,打开地图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网点,几乎都快没地方下脚了。

想要再开,只能开到其他城市去了。

但是,只在其他城市开逆风驿站,却不开摸鱼网咖,这未免太奇怪了一些,容易被人怀疑。

要搞的话,肯定得一起搞,才好掩人耳目。

而且,摸鱼网咖相比于逆风驿站而言还有个很大的好处,就是前期投入比较大。不管是店铺租金还是装修、购置电脑的费用,都是一大笔开销。

哪怕以后渐渐盈利,但要收回前期的巨大投入,那都是比较长久的一个事情了。

至少不会是在这个结算周期。

如果选址再稍微考虑一下,不要复制京州市的失败经验,让这些店一直亏损下去呢?

那就更好了!

所以,裴谦考虑再三,选择了汉东省最穷的一个市,也就是林城市。

穷,意味着当地居民的消费水平不高,像摸鱼网咖这种消费比较高的网咖,自然就不容易吃得开。

而像摸鱼外卖这种花里胡哨的外卖,肯定就更卖不出去了。

而像逆风物流的这种稳定发挥、稳赔不赚的项目,肯定还是继续赔。

总之,要选就选穷一点的地方。

至于为什么……裴谦不打算解释,反正这些人会自己脑补的。

裴谦继续说道:“我的打算是,把目前的这些实体行业,以及依附于实体行业的配套产业,都搬过去。”

“一个开在核心商圈的摸鱼网咖20,搭配上三个开在次一等商圈的摸鱼网咖10,搭配上摸鱼外卖,再在周围搭配上20个逆风驿站,以及为rof装机准备的一个大仓库和开在摸鱼网咖周围的四个配货点。”

“所有这些东西,同时筹备,一次都开好!”

张元一脸震惊:“裴总,这投入可不小啊……”

“林城的租金虽然比京州要便宜很多,但想要把这一整套搞下来,前期没有个千万左右的投入也不太可能……”

裴谦默默叹息。

我也不想这样的。

谁让你的装机业务赚了这么多呢???

我这不是得抓紧花出去,省得结算周期到的时候手忙脚乱花不过来吗?

裴谦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这点钱不算什么,不够的话,你再朝我要。”

“而且,20个逆风驿站只是暂时的,以后肯定还要再继续开,争取早日把逆风驿站像铺满京州一样,也铺满林城!”

“你要明确一个宗旨。”

“自己挣了钱,自己想办法解决,努力地花出去;”

“自己亏了钱,第一时间向我汇报,我给你兜底。”

张元本来以为裴总在说客套话,但仔细端详,却觉得裴总的眼神十分诚恳。

“裴总,我……我真是……太感动了!”

张元的感激之情,一时之间有些无以言表。

裴谦赶忙一抬手,示意他打住。

“好了,不用多说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裴谦看到网咖门口排的长队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张元赶忙说道:“好的裴总,您慢走!祝您新年快乐!”

裴谦:“……”

不好意思,我的新年,一点都不快乐!

……

……

11月4日,周二,上午11点。

裴谦还是如往常一样悠然地来到公司,而其他人早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可能因为是节后上班第一天,所以大家看起来都很忙碌的样子。

李雅达他们这个旅游小分队已经回来了。

裴谦看到了李雅达和包旭,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从他们脸上看不到太多旅游归来的回味和喜悦,反倒是……有一种历尽沧桑的感觉?

裴谦不由得有些纳闷,米国这么不好玩吗?

不过他也没多问,因为裴谦也是一个比较宅的人,不愿意出门到处跑,也不关心米国到底好不好玩,反正也不打算去。

来到办公室,裴谦首先查看了一下未读消息。

有一条张元发来的信息,说他和吕明亮今天已经出发前往林城考察,算上前期选址、装修、招聘等等一系列环节,这一整套都搞完,至少也得二月中旬了。

裴谦觉得这个时间点卡得不错,如果再稍微延迟一些就更好了。

最好是赶在结算前一周多的时间点把这些网咖、驿站之类的都开起来,既花出去了一大笔钱,又不会在这个周期内赚太多钱。

至于下个周期……

下个周期再说,实在不行,就再找个比较穷的市开一些分店,如此无限循环下去。